风青阳新书_第20章 人生自古谁无死,不如杀光你弟子!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0章 人生自古谁无死,不如杀光你弟子! (第1/3页)

  高台上!

  云逍打败姜玥的时候,这里各大剑峰长辈们,就齐齐喧哗了一声。

  “不可能!”

  “龙泉境,怎能碾压神海境?”

  他们都没想过姜玥会战败!

  更想不到她会败得这么快,这么惨!

  简直跟一只小鸡似的,被那白衣少年捏在手里虐。

  毫无还手之力!

  那叶天策第一时间猛拍扶手,当即站了起来。

  “叶兄,我去解决!”

  旁边那身材魁梧的第三剑尊吴武低吼一声,双眼喷火!

  刚才他没关注到自己儿子!

  姜玥被虐前一瞬,正好有人上来通报。

  他儿子吴剑阳,已被云逍一剑爆头。

  双重怒火,顿时攻心!

  吴武那一身法力,差点逆转攻入五脏六腑。

  其一张脸已经拧成麻花,面容凶煞如魔,极其难看!

  还有客人在!

  梵老!

  叶天策看了一眼梵老,咬咬牙。

  他是主陪,这点事要亲自下去,确实太丢人了。

  “你去,直接处理掉!”

  忽然生出这种事故,等于打了他的脸。

  现在一众宾客,都在面面相觑,可以说极其丢脸!

  叶天策感觉脸上有毒虫在爬。

  “吴武,这人是个愣子,保护好姜玥!”第六剑尊姚漫雪皱眉提醒。

  “呵呵!”

  确实是个愣子。

  但也到此为止!

  轰!

  他带着一批第三剑峰的长辈,暂时失陪,从侧面直接绕进战场。

  这斗剑台上有不少维护秩序的长老,可如今姜玥等于被劫持,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啊!

  姜玥的命太贵了。

  只能由吴武这剑尊来处理!

  “好你一个不知死活之辈,杀我儿,虐姜玥,你是真没打算活过今天!”

  他吴武可不管什么规则,直接落在场上,震飞一群年轻剑修,人如一头火焰猩红猛兽,双目如铜铃瞪着云逍!

  看他这架势,明显就是要不由分说,直接飞剑杀弟子!

  “第三剑尊来了!”

  “云逍完了!”

  万众骇然!

  他们没想到论剑过程,会有剑尊入场杀弟子。

  这种事,着实没发生过!

  就在他们料定云逍血溅当场的时刻,忽然有几道身影,直接横在了第三剑峰十多人前。

  为首一人,正是个年轻女子!

  她一袭黑裙,肤白如雪,黑发如瀑,眼如皓月!

  “是剑阁的赵师姐!”

  “去年论剑第一!”

  在那黑裙女子身后,还有四人,正是剑阁仅存的三位长老,以及秦爷爷。

  “赵轩然,滚开!”吴武目如火炬,瞪了其一眼,剑尊之威镇压而来。

  “该滚的人是你,吴武。”赵轩然寒声道。

  “我乃剑尊!你区区小辈,敢目无尊长,不怕受门规惩戒?”吴武往前,以魁梧身躯形成天然的霸道之势。

  “我还是剑阁代理阁主呢。”赵轩然目光一凝,“另外,八剑问鼎正在进行,你作为剑尊公然闯斗剑台,你想干什么?”

  吴武一滞,一时间回答不上来。

  赵轩然再道:“今日有贵客在,你们第三剑峰想丢青魂的脸,我不答应!吴武,立刻带你的人滚出去,别在这丢人现眼!”

  “闭嘴!”吴武当即拿出一个令牌,怒目道:“我乃八剑会副会长,全权负责此次八剑问鼎执法!今有人违规,你若阻止,一并拿下!”

  “行,那我问你,云逍怎么违规?”

  赵轩然不慌不乱,气定神闲,和吴武那勃然大怒的样子,可以说高下立判。

  “他杀我儿!”吴武一怒之下,将心中最怒的点脱口而出。

  赵轩然当即笑了。

  只笑片刻,她眼中涌现出道道血丝,一字字挤出牙缝,道:“这两年,我剑阁弟子死在斗剑台上的还少吗?就准你们杀人,不准你们死人?”

  “对!‘废物就该死’这五个字,不就是你吴武说的吗?你儿子这么废,死在斗剑台上是他的荣耀。”秦爷爷沿用了吴武前两年说的话,反戈一击,当即让吴武七窍生烟。

  “输不起,没种就别上斗剑台!”赵轩然冷声道。

  “行!”

  吴武承认,儿子的死,是他搬石头砸自己脚。

  剑阁与他们的仇,沉寂三年,反而更不死不休!

  他再看赵轩然,目光一狠,指着台上跪着的少女,厉声道:“姜玥已经战败,剑点已经被夺走,但这云逍仍然拿其性命威胁,此举违反规定!该伏诛!”

  “不对吧?如果这就算违规,那我剑阁弟子投降后,姜玥追下台杀人,岂不是更违规?”赵轩然与其争锋相对,美眸里满是锋芒。

  吴武身为剑尊,都没压她分毫!

  面对这女子咄咄逼人的目光,吴武一看姜玥,就知道她今日已经不可能拿到论剑第一了。

  为尽快解决,他只能咬牙道:“是,没错,她是违规了,但她已经战败,你剑阁弟子也没事!现在当务之急,是处理云逍这违禁之徒,让论剑继续正常进行!”

  “怎么处理?姜玥下台杀人应该着重惩戒吧?”赵轩然道。

  “这与你无关!”吴武森冷道。

  “贵客在场,你都想徇私枉法,动一门掌教弟子,怎与我无关?!”赵轩然冷道。

  “我说了,他违规!我要执法处理,你再不闪开,一并论罪!”吴武耐心已经到了极限,脖子上青筋已经暴起。

  “他在斗剑台上,堂堂正正挑战他人,没违规啊。”赵轩然一步都不惧他,此刻狂风涌动,吹起其长发,那清冷的眼神里,满是刚正肃杀之气。

  “台上还有人没下来!”吴武咆哮道。

  “她自己要留在那里,关我云师弟屁事,你让她滚下来啊!”赵轩然冷声讥笑道。

  “你!”

  吴武抬头,那斗剑台上,姜玥双腿全是血,根本动弹不得,怎么自己下来?

  “那我这就去接她!”

  吴武想着,先把这绝世仙才保住再说吧!

  “站住!”

  他刚要动,没想到赵轩然又冷冷喊了一声,且再阻拦在其面前,眼神肃杀,道:“你敢上台,我必然怀疑你想公报私仇!”

  “你真是伶牙俐齿!”

  吴武嗤笑一声,不想再搭理她了。

  说完,他直接要越过阻拦,飞上天空,踏向斗剑台。

  “我让你站住!”

  忽然,背后再传来赵轩然的声音。

  吴武正冷笑,可就在这瞬间,一缕冰冷肃杀到极致的气机,锁定在其后心位置。

  那致命的感觉,当即让他浑身冰冷!

  他连忙落地,骇然回头!

  只见那赵轩然冷冷看着他,其手心位置,有着一道黑色小剑!

  这小剑似剑魄,而和剑魄又有很大不同。

  它只有两寸,看起来更像是骨质!

  “剑心!!”

  吴武脊背发凉,面色惊骇,后退三步!

  周围好些人看到这一幕,都惊呆了。

  大多数年轻人,完全不懂剑心是什么玩意儿。

  “所谓剑心,就是一个剑修死之前,将自己承载剑魄的骨头挖出来,亲自凝结成剑心!剑心拥有剑修的最后杀机,只能用一次,一般被用来保护子孙后代。”有人解释道。

  “死前自己挖骨,不疼吗?”

  “疼,非常疼!疼得撕心裂肺,让人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!”

  “这么疼却只能用一次啊,值得吗?”很多人不解。

  “当你有了儿孙,想让他们好好活下去……那这种疼,可以承受!”

  简而言之!

  燃烧最后的生命之火,将陪伴一生的剑魄,凝练成长辈最后的‘守护之心’,庇护子孙!

  哪怕只有一次,都是祖辈的炽爱!

  此刻!

  赵轩然手里出现的,赫然就是一枚剑心!

  “这是谁的剑心?”吴武满头大汗问。

  “我爷爷的。”赵轩然握着它,双手微颤。

  这剑心就是爷爷的骨,他没选择落叶归根!

  “你爷爷……”

  吴武再退两步。

  众人喧哗起来。

  “上一代掌教,竟然挖骨留下了剑心!”

  “他的剑心,能杀第三剑尊吗?”

  “这倒不太确定,毕竟时间有些长了,可能快失效了……”

  “不过,第三剑尊明显不敢赌啊!”

  就如人们预料的那样,吴武听到‘爷爷’二字,完全不敢再轻举妄动了。

  说实话,被赵轩然拖到这时候,已经够丢人了!

  他连忙道:“行!我不上去,我随便喊个人上去接姜玥,总行了吧?”

  “不行!谁上去,我都怀疑他要公报私仇,伤害我云师弟!不管谁上去,我这剑心都灭你吴武!”赵轩然冷冷道。

  吴武:“……”

  服了!

  他彻底服了。

  “那你说,你到底要怎样?”他厉声道。

  “很简单!继续打!我云师弟守擂,一个个上,谁赢了他,谁就带人下来呗。”赵轩然娥眉一挑。

  “吴武,你们第一、第三、第六剑峰,全是酒囊饭袋吗?去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,让我踩着你们的脑袋上第一,今年连堂堂正正一战的勇气都没有?”

  赵轩然美眸里满是至深的鄙夷。

  这话一出,这问鼎山上,起码有一半人震怒。

  “行!打!上!”

  吴武怒吼一声,目光扫向那数百人参战弟子。

  赢了,就有资格救下姜玥。

  “那我问你,我云师弟还违规吗?”赵轩然当众问。

  “只要他不再伤姜玥分毫,他就不违规!但他要是再动她,谁都救不了他!”吴武气急败坏道。

  “没问题,我云师弟不打战败的废物!”

  赵轩然回头,看了一眼台上白衣少年。

  那白衣少年平静站了许久,听着她一次次维护自己。

  现在,她说完了。

  也轮到自己了!

  论剑只有半个时辰!

  云逍只与她对视了一眼,就扭过头,扫向那数百个年轻剑修!

  “刚才死了俩菜鸡,谁,第三个上来死!”

  就这简短几个字,可比赵轩然还狂。

  赵轩然起码是掌教女儿,剑阁代理阁主,而他刚入青魂三天!

  三天!

  一人执剑,傲视群雄!

  高台那边。

  第一剑尊叶天策之脸面,早已经阴沉似水!

  其余人等,更是面面相觑,完全未料到今日论剑,会有如此闹剧。

  第七剑尊张涧和那俞悬州,更是连连摇头。

  “这云逍真是顶级惹祸精!幸好!我没让这种晦气之人进第七剑峰!”俞悬州连忙向张涧道。

  “没事了,他和剑阁是绝配,一人一剑阁,都站在悬崖上了!”张涧道。

  “以第三剑尊的脾气,白天受辱,晚上绝对不会罢休?”俞悬州问。

  “嗯!我上次偶然撞见,他和宗外杀手有牵连,在青魂谋了不少人!这事剑阁可不知道……”张涧道。

  “早点死吧!这样就没人知道,我在承剑台为他说过话了。”

  俞悬州后悔啊!

  肠子都后悔成紫色的了!

  整个高台议论纷纷。

  “龙泉境敢这么嚣张,莫非这小孩,也有叶孤影那种丹田天赋?”灵宝阁大总管钱坤心生好奇。

  “他很有自信!”第二剑峰剑尊‘上官瑜’连忙和身边长老,低声说了好几句。

  就在这时候!

  那最受人瞩目的斗剑台上,终于有人登场。

  其实,拖了好一会儿,并不是没人上。

  而是大家抢着上!

  争的面红耳赤!

  最后,还是一个同为第一剑尊弟子的蓝裙女子,‘竞争’到了为第一剑峰雪耻的机会。

  “九师姐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