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朝帝业_0003 丈夫卫道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0003 丈夫卫道 (第1/3页)

  “什么人?”

  一个沉重的脚步声快速从堂内行出,继而李泰便听到旁侧引他至此的那名军官快速答道:“正是关前塬下抓捕的东贼谍子……”

  “我非东州谍使!”

  不待那军官把话讲完,李泰便连忙矢口否认:“某乃北豫州高使君麾下归义,陇西李氏故太尉、宣景公嫡孙李伯山,日前便从于开府冲贼后阵、因伤留后,与恒农王使君并却敌军之后,感义西趋王驾,高使君可鉴、于开府可鉴、王使君亦可鉴!”

  他也是求生心切,第一时间讲出自家显赫家世,并把王思政的空城计功劳也撕下来一点摆在自己身上,务求引起对方的重视。

  “并却敌军?东贼退了?”

  那疑似若干惠的将主闻言后又走近几分,李泰的后脑勺被棍稍顶着抬不起来,只觉得有一道魁梧身影居高临下俯望着他。

  这姿势倒也不用刻意做什么表情管理,他也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:“末将来时,贼军已大部引退,唯数千骑徘徊恒农城前、惧不敢攻。”

  他哪里看到什么贼军,睁开眼就跟随从们一路往西,不过历史书上是说邙山之战后高欢因众将志沮而下令还军,只遣分师数千追击,又在恒农城前被塔防大师王思政的空城计吓退。

  虽然现在历史出现他这只小蝴蝶,但他对局势影响极微,除非他是高欢私生子,否则实在想不出高欢有什么理由逆历史而动,继续率军追击。

  当然,历史书的记载也未必是真,毕竟这段历史也颇多错漏隐笔。

  但起码现在先保住小命再说,大不了等到高欢真的杀来了、再找机会跳墙跑过去说我仍是大魏忠臣,故意传递假情报等高王来围剿呢!

  这想法虽然有点没节操,前身是因少年意气的家国情怀、加上对高敖曹个人遭遇的同情惋惜而厌恶东魏。

  但对现在的李泰来说,两边都是一丘之貉,投靠哪边都是因为老子现在干不动你们。等我抓住机会牛逼了,能有你们的好?

  说句吹牛逼的话,老子大志待张、胸怀饥渴,天命若给、唯噬而已,何须细辨东西腥膻孰重!

  当然这想法现在也只是吹牛逼,缓解生死仰人鼻息的紧张,从心理上武装自己。他现在死活还不确定呢,更不要说吞西灭东,这事要这么好干,南梁萧衍能愁的天天往佛门卖身?

  那将主沉默片刻后便移步别处,同人耳语一番后才又返回来,继而便说道:“给他松绑。”

  李泰终于摆脱那让人羞耻的姿势,先是挺直弓起的腰背活动一下手脚,旋即便听到啧啧一叹:“好英挺的儿郎,倒像我北镇军门后生,不似华族膏梁。”

  李泰这身体十五岁的年纪,却已经有将近一米八的个头,且因饮食充足、常年弓马锻炼,体格高大匀称,又不是膀大腰圆,这夸奖倒也受得起。

  可当他抬头望向对方时,却发现这将主比自己还要高了一头,体格浑圆粗大、直能装起两个他来,可见老凡语了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